首页 > 深度 >
解码大钲资本医疗服务投资新版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企鹅号 作者:一头 时间:2021-04-16 23:57 阅读:

“西二环,永远堵车的地方!停车场永远排队!”一位带宝宝就诊的年轻妈妈吐槽道,医院东侧的西二环辅路上,车多路堵已成常态。

紧缺的优质医疗服务资源,让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人们在守护家人健康时不得不付出更多的时间。同样,供与需之间的缺口,也让资本看到获取商业价值和履行社会责任的空间。

2019年开始,中国本土PE投资机构大钲资本将目光投向妇儿医疗。仅仅两年时间,团队屡次出手,将在妇幼医疗服务的版图拓展到上海和北京两地的儿童医院、妇产医院和月子中心,正式成立了定位中高端家庭妇儿医疗服务的优艾贝医疗集团(“优艾贝”)。

2021年初,大钲资本与多家投资机构和资深医疗行业创业者胡澜共同创建的北京美中爱瑞肿瘤医院也正式开业,医院坐落在北京南城的优龙路明春苑,是北京第一家私立三级肿瘤专科医院。

(图 北京美中爱瑞肿瘤医院)

“我们在做一件很难的事,不是在走简单的道路。”大钲资本运营合伙人王煜在优艾贝成立后成了“驻院高管”,作为集团CEO管理着从企业战略、外部并购,到经营决策、企业内控的的方方面面。他说,“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我们追求的就是持续的、健康的、高品质的增长。”

“Eric(王煜)带着团队做经营管理提升,通过运营和管理提升把医疗、服务做到更好的水平,从而提高集团的利润水平;另一方面,投资团队也会沿着既有策略寻找合适标的,在一线城市继续做一些拓展,最后作为具有自己特色的医疗集团在资本市场上市。”今年4月的专访中,大钲资本董事总经理陈志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寻路差异化:大钲医疗服务版图

2020年8月,大钲资本首次宣布完成对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控股投资,同时浮出水面的,还有大钲资本的医疗服务版图。

京都儿童医院位于回龙观天通苑地区,这里有亚洲最大社区之称,6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有80多万常住人口。在常住人口超过200万的北京昌平区,京都儿童医院也是唯一的儿童专科医院。

据公开资料,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于2015年6月正式开院,在2017年底成为北京市医保定点医院,也是北京地区仅有的三家三级儿童专科医院之一。

也就是说,对于生活在回龙观天通苑地区的居民来说,带孩子到儿童医院就医,要么驱车20多公里进入市区,所以王煜说:“我们虽然是一家私立医院,但我们是一家注重学科建设的三级儿童医院,从某种程度上承接了北京北部的一些公共医疗责任。”

回顾亲历过的医疗服务投资热潮,尤其是复盘资本大举买入医院资产后,王煜和陈志行在采访中屡次表示:“民营医疗一定得想清楚自己的差异化在哪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即使在优艾贝内部,在上海和北京的两家儿童医院也因为所在区域公立医疗网点布局的不同选择了差异化的经营和服务策略。

大钲资本定义的差异化,既有与公立医院在服务体验上的差异化,也有体系内医院在不同地区运营策略的差异化。

从医疗质量和学术水平上来说,国内医疗体系内公立医院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和对顶尖医疗人才的吸引力不可撼动,优艾贝根据服务区域内的实际情况分别制定了每家机构的定位、学科发展规划及差异化运营策略。

过去的几年中,优艾贝管理团队的工作重点之一,一方面是在邀请已退休的专家来全职工作,另一方面是要求多点执业的医生来到优艾贝平台内的医院坐诊。王煜告诉记者,“我们提供的服务不一定是最便宜的,但我们希望能提供与公立三甲医院媲美的医疗水平,并同时,我们还能提供比其他医疗机构更好的医疗服务。”

不同地区的差异化运营策略,体现在优艾贝上海的医院主要提供中高端偏高端的服务,优艾贝北京的医院主要提供中高端偏中端的服务。学科的规划也是体现了不同地区的特点。

记者了解到,上海浦滨儿童医院、上海艾儿贝佳妇产科医院的周边已有上海儿童医院的分院,这样的情况下,两家医院主要通过狠抓差异化服务来提升自己。比如公立医院受场地、时间、人员的限制无法大规模提供儿童保健等服务,浦滨儿童医院就儿童保健(发育行为儿科)作为重点发展科室之一。

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其半径20公里内唯一的一家三级儿童医院。这里不仅按照民营医院的管理提供服务环境好但价格更高的医疗服务,还有相当部分服务的定价是按照公立医院的定价执行的。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民营医院解决了“看病难”的问题,却也是“看病贵”的代名词。这背后既有民营医院需要求生存的现实原因,也有经营者快速实现高商业利益的心态驱动。

王煜并未回避人们对民营医疗机构医疗水平、医疗规范、医疗管理存在质疑的现实,他说,“质疑一直在的话确实会限制我们的发展,因此我们试图改变大家对民营医疗的认知。”

商业价值 vs 社会价值:医院门前的“黄房子”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面对周边越来越多的新冠核酸检测需求,京都儿童医院中心实验室接下了新冠核酸检测的任务。

从筹备规划到健康运营、从硬件采买到软件畅联,克服层层困难,仅仅用了8天时间完成了实验室改造立项申请、设备采购安装、人员培训上岗,并以优异的成绩一次性通过了北京市卫健委专家的验收评审。

冬日的北京,可以看到京都儿童医院门口的“黄房子”前排起长队,他们中多是生活在附近的社区居民,也有驱车前来的出租车司机。

(图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核酸检测现场)

这场战“疫”中,京都儿童医院再次承接了北京地区的一些公共医疗责任。对于很多生活在北京回龙观天通苑地区的居民来说,新冠疫情让他们重新认识了这座身边的儿童医院。

大钲资本医疗服务投资和运营团队希望改变人们对民营医疗的刻板印象,相应在京都儿童医院的运营中,就有两大举措在同步落实:一方面是提供普惠医疗服务,另一方面是从内部求增长。

在京都儿童医院的规划中,约有60%-70%的服务是按照医保定价,以提供普惠医疗服务,这部分主要承担作为医疗服务的社会责任;另一方面,他们会将其余比例用来提供中高端和高端医疗服务,以获得足够收入负担房租成本、医护人员薪资等作为商业企业的生存必须。

“大家都说医疗投资是长线投资,为什么?因为只有看到医疗的本质,引入医疗专家、建立医疗规范、提高服务质量,才能真正走的高走的远。”王煜透露,京都儿童医院很快就会实现盈利,并在未来和其他优质医疗资产作为整体走向资本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优艾贝对院长们的考核有三个指标,医疗质量、患者满意度和预算执行。医疗质量和患者满意度不必详释,预算执行则是个很具大钲风格的指标:医疗集团为每位负责医院经营的院长设定一年的发展目标,并基于发展目标制定年度预算。对于目标实现和预算执行,超出20%范围内会有一定奖励,但比20%更高的增长并不会为院长们带来更多的额外奖励。

“我们不鼓励急功近利,反对玩命做市场、拉病人拿奖金的做法。”王煜介绍,基于同样的原因,优艾贝在广告投放、竞价排名方面均持审慎态度,即使对运营部门人员的考核,也主动避免“强刺激”的激励机制。

投资+并购:“钲”战医疗新疆土

医院资产的投资并购在中国市场并不鲜见,最近的一波浪潮出现在2015年。

普华永道曾将中国地区社会资本投资境内医院的10年划分为三个阶段,2010-2014的准备期、2015-2016的高峰期和2017-2019的调整期。该团队在2020年2月作出预计,随着医疗投资持续调整,资本将向商业模式成熟、盈利空间强的优质标的交易集中。符合投资者生态构建、战略布局的标的将受到青睐。

事实上,从2019年以来,资本在医院并购交易领域的投资已经出现降温,资金开始向优质标的集中。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曾将热情付诸在医疗服务的基金开始向新药研发、创新器械等热门赛道迁移。医疗服务,尤其是医院资产投资成为了少数人的游戏,行业整合更是成为这一主题下的新主线。

大钲资本对京都儿童医院的投资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进行的,医院股权分散的现实让激励难以实现,多家股东因基金到期也表达出了退出意向。陈志行回忆2020年的交易情况时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京都不是一个会放在‘货架’上出售的资产。”

此前有受访者告诉记者,中国市场上有足够的资金体量和运营能力来竞争优质医院资产的投资机构“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大钲资本就是这其中的少数玩家之一,团队先是在上海低调布局了多个优质医疗服务资产,之后又在医疗版图的第二战场北京买下北京京都儿童医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大钲资本的医疗服务投资策略中,他们将为优艾贝继续寻找优质标的,形成优艾贝体系内的“卫星诊所”。一方面,这些医疗机构将能够通过赋能的方式提高优艾贝体系内优质医疗资源的服务密度,另一方面,这些新机构也可以成为优艾贝整体获取用户资源的入口。

陈志行告诉记者:“我们在医疗服务投资的策略,一个是对比较成熟的医院和品牌进行控股收购,通过运营管理获取增长的收益。另一个是对具有专科特色的医院在早期做少数股权投资,包括与行业资深的从业者合作发起设立企业。”

从大钲资本当前的医疗服务投资的版图上,其已与多家投资机构和资深医疗行业创业者胡澜共同创建了一家北京三级肿瘤专科医院。

截至当前,大钲资本在整个医疗板块的投资可以分为医疗服务和医疗创新两部分。医疗服务以控股并购为主,代表项目是专注妇儿领域的优艾贝。医疗创新领域主要关注早期项目,代表项目包括二尖瓣研发企业以心医疗和基金检测公司基因宝。

记者了解到,大钲资本在优艾贝平台提供的服务将向儿童保健领域进行拓展。与此同时,大钲资本还在继续通过投资和并购的方式布局优质医院资产,包括在妇儿、肿瘤之外的医疗服务资产布局可能。而随着在医疗服务和医疗创新两大方向上的布局加大,其项目间的协同效应也将逐渐显现。

编辑:一头

相关阅读